泾惠快讯

 » 内容
“书香泾惠”征文:苔花
来源:泾河工程局     发布时间:2019-06-10     作者:张小绒   点击量:次     分享到:
      从小就喜欢一些古诗词,喜欢古诗的那种言简意丰、音韵和谐、节奏鲜明、平仄对仗和凝炼跳跃。不管是将进酒的气势磅礴、愁情愤满,还是满江红的英勇悲壮、荡气回肠,亦或是把酒话桑麻的怡然自得、自由闲适……想象着诗人吟诗时的那种洒脱和惆怅,不由得想去寻找“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瀑布,“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的友谊……
      一次偶然,拜读了清代诗人袁枚的一首小诗—《苔》。“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太阳照不到我,不意味着,我没有我的青春、我的理想、我的精神风貌,我自己就欢乐的绽放着。因为太阳经常照不到我,我的花开的不大,但是也要学着牡丹开,我的光彩一点都不比牡丹弱。
      生命有大有小,生活有苦有甜。人生的进程中,有完美,但更多的是都有残缺。无名的花,悄然的开着,不引人注目,更无人喝彩。就算这样,它仍然那么执著的开放,认真的把自己最美的瞬间,毫无保留地绽放给了这个世界。无名花不会因为别人在意与否,就不敢拨开初艳的花蕊。牡丹有牡丹的美艳热闹,苔花有苔花的安然自在。苔虽然不知道将来的结局会怎样,但仍要如这花儿一样,尽可能把自身那微弱的能量,全部释放和展现。  
      这首诗虽然小,但是精彩,也生动,也有力量。它的表意,击中了我们不甘平凡却又不敢绽放的每一个人。我们虽然在社会的某个角落,悄无声息的生活着,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无闻的工作着,但是这样的平凡和普通,犹如这苔花一样静静绽放。虽不如寒梅傲霜斗雪、幽兰淑气参灵、劲竹刚直高雅、秋菊傲然不屈的冷艳与光彩,馥郁与清香。我们也不甘碌碌无为,沉沦此生,也有水滴聚大海的深埋在心的坚定信念。我们水利人大多身处偏僻一偶,虽无西装革履和裙裾飞扬,但身心承载着潺潺流水和万亩良田。虽无闹事繁华、街衢小景,但美梦中托付着戈壁滩的碧波荡漾和丰美小草……
      我们像苔花一样绽放,清丽淡泊,朴实无华。








编辑:任昱婷     责任编辑:周娟辉     审核:陈景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