泾惠快讯

 » 内容
“书香泾惠”征文:女贞树随想
来源:     发布时间:2019-10-22     作者:吴宗信   点击量:次     分享到:

      不知不觉间已经进入十月下旬。院子里、街道旁,深绿色的女贞树在一串串染上紫晕、压弯了枝头的女贞子的映衬下格外惹眼,也成了我每天进出院子时眼里最美的一道风景。

      不知道是谁最早给这种树取名为女贞,听起来很悦耳,看字形也有一种奇妙的美感。查阅有关资料,说女贞是古代鲁国一位女子的名字,因其“负霜葱翠,振柯凌风,而贞女慕其名,或树之于云堂,或植之于阶庭”,故名。女贞,名字固然好听,但却是肃穆的,带着清冷的气息,应协同腊梅在冰雪里开着;或者与菊为伴枝头抱香而逝,似乎只有这样的孤寂傲然,才配得上这两个字。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是这样描述的:“此木凌冬青翠,有贞守之操,故以女贞状之。”一时间,我仿佛成了聊斋中的书生,窗外飘过一抹哀怨的眼神。

      女贞树形整齐,枝叶茂密,四季婆娑,手掌大小呈卵形的叶子一年四季都是绿色的。夏天是女贞树生长最灿烂的季节。五六月份,一片片圆锥似的小花跃上枝头恣意地开放,宛如万绿丛中腾起了一团团素素的蘑菇云。花初开,骨朵是嫩黄,绽放后是纯白,它们密集地拥挤在一起互不相让,你推我,我推你,又相扶相助。小蜜蜂也嘤嘤嗡嗡,忙得马不停蹄。六月过后,花儿则边开边落,微风吹过,花香袭人,紧跟着便是一阵“扑扑”“簌簌”,花落似小雨飘散,不长时间地上就积了薄薄地一层,细细碎碎,让人不忍踏足。刚刚立秋,女贞树就开始结果了,成串成串的果实挂满枝头如绿色的小葡萄,在深绿色叶子的映衬下格外惹眼。慢慢地进入深秋,果实由青绿变为黄绿、变为初紫。冬天,寒风萧瑟之中,枝叶依然碧绿青翠,不由得让人侧目;如果再让白雪给她披上一件厚厚的衣服,仿佛就是一位天使来到人间。

      女贞子,具有在整个冬季都不会从树枝上掉下来的特性,果期可至翌年五月,颜色由初紫到灰暗,鸟儿前来觅食时,蹭在枝上点个饱,可以帮助它们越冬。央视纪录片《白蜡传奇》里讲述过白蜡虫的故事:女贞树那肥厚的叶片,就是白蜡虫最美味的食物,吃了这样的独特叶子,其雄虫就能分泌出上等的虫白蜡来。这种白蜡,熔点高,理化性质稳定,具有防潮、润滑、抛光等性能,是国防、轻重工业、医药和文化教育等的重要原料或配料,具有很高的经济价值。女贞子也是一种药材,有很好的药用和营养价值,它还是抗大气污染的“净花器”,对雾霾的治理有奇效,对二氧化硫、氯气、氟化氢及铅蒸气均有较强抗性,也能忍受较高的粉尘、烟尘污染。因此,有人说,女贞树的花语就是“生命”。

      每天进出院子,这些女贞树远远地就进入到我的眼睛,它们也似乎熟悉了我的身影和气息,就那么亭亭玉立地站着。我相信世间有生命的东西必定有着相通的情感交流,比如人和树。女贞树排在路边,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都甘心地绿着,敞开的绿着,每一片叶子都蓄满了光和风,一年四季给这个世界以宁静和希望;而到收获季节,总是默默然地挂满了累累的果实,低着头一门心思踏踏实实做好自己,无所谓心思和奢望。人之不同在于总是将喜怒哀乐溢于言表,有一点成果就趾高气扬昂头挺胸飘飘然,甚至没有成果也要擦脂抹粉装扮亮新壮壮胆。而女贞树却能处乱不惊,坦坦荡荡,风花雪月于怀而不动情;巍巍然,任电闪雷鸣风霜雪雨而不改色,有着惯看秋月春风的气度和襟怀,有着淡然和洞明世事的神态,永远静穆地观察着自然和走过的人。我觉得,女贞树更像一位哲理满腹的智者,每每经过它们的时候我都会献上注目礼。

编辑:任昱婷     责任编辑:周娟辉     审核:陈景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