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文苑

 » 内容
心结
来源:水利机械公司     发布时间:2019-02-28     作者:程莹   点击量:次     分享到:
      大家都说我从小就是个安静而且有主见的人,同学朋友有事常常会找我商量,曾经有许多人问过我,你是家中小女,上面有三个哥哥,应该是备受娇惯的,怎么会有这般从容的性格,许多个类似这样的疑问,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这种情结的侵扰,没有惊动岁月,只是惊醒了我那颗如一缕浮萍般的心。
      12年前,我的父亲不幸病逝,那年我35岁。父亲去世时,第一次感觉到了切肤之痛,可是毕竟还有母亲在,痛过之后心中不免庆幸,只要有母亲在,我还依然有娘家可回,在心里暗暗地对自己说,父母只有我一个女儿,我一定要照顾好母亲。可是,谁曾想没有了父亲陪伴的母亲,似乎变了个人,充满了焦虑、烦躁,经常会莫名其妙的大发雷霆,情绪变化令人琢磨不透,常常让我们兄妹几人束手无策。
      从有记忆起,母亲就是个不爱说话的人,整天默默的做着家务和地里的农活儿,喂养满院的鸡羊猪狗,手脚总也没闲着,可是似乎什么也没有做好,常常丢下做了一半的活儿,想起什么就去做什么。后来才知道,在还没有生我以前,母亲曾经得过一场大病,昏迷不醒40天之久,四处求医也不见好转,医生无奈的下了最后通牒,让父亲将母亲拉回家准备后事。
      父亲百般无奈的将毫无知觉的母亲拉回了家,村里人常常来到家里安慰年迈的祖父母,偶尔也有人说起某某村里有位老中医看的好,某某山上有位神医……所谓病急乱投医,看到母亲的病一直没有起色,父亲也毫无办法,情急之下,只要听到有好的医生,总是急切的打听,以最快的速度请来家中为母亲医治。也许是父亲的诚意感动了上天,也许是三个哥哥整天嚷着要妈妈,吵到了母亲的宁静,也许是乡村医生妙手回春,终于有一天,母亲竟然奇迹般的苏醒了。大家欣喜万分,却不知道到底是谁医好了母亲的“睡眠症”。
      从那以后,她成了一个不操心的人,做事情没有条理,碰到什么做什么,也不常开口说话,没有人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我记忆里的母亲总是冷冷的,不像别人家的妈妈会和儿女牵手、拥抱,遇到委屈会安慰、鼓励,我从来也没有享受过这些。别人都说我家有三个哥哥,我在家里一定是娇生惯养的。可是多年来,在我的记忆里,却找不到母亲带给我的些许温暖和慈爱的片段。小时候遇到难题,去找母亲,她总是边干活边不耐烦的回答一句:“我没工夫,问你哥去!”我只有悻悻的转身去找哥哥。再大一些,想要买个书包或者衣物,怯怯的去给母亲说,也是得到一句冷冷的回答:“等你爸回来了,给你爸说去!”依然在忙着她手中的活儿。
      父亲平时工作忙,只有在下雨天才会偶尔回来待上一两天。所以,渐渐地,我也成了一个不爱说话的女孩,村里有人甚至叫我“小哑巴”。在家里,我成了最省心的一个,无论是吃喝穿戴,还是放学后的洗衣做饭或者是拔草挖野菜,我从来都没有怨言。总是一声不吭的去干,也从来不提任何要求。父亲倒是个细心的人,看到女儿渐渐长大,有时会买上一块花布让母亲给我做衣裳,有时会给我买上一双我梦寐以求却从未开口要的塑料底的鞋子,让我激动的像灰姑娘一样,睡觉时也要放在枕边。
习惯成自然,母亲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依赖父亲的,没有了父亲,母亲觉得失去了主心骨,顿时六神无主,忧郁、茫然之后变得烦躁多疑的不可思议。而且愈演愈烈,让人无法接受。
      记得那是父亲去世后的第三年,我的生活陷入了困境,儿子正值叛逆期,单位工作忙,丈夫经常出差,我一个人既要面对儿子的逆反,老师时不时的告状。加之单位要搬迁的消息,不得已才买了房子,虽然是简单的装修,也让我的经济捉襟见肘,又没有人现场经管,装修师傅随时会打电话问这问那,让我拿主意,我几乎天天忙的昏天黑地,心力交瘁,恨自己分身乏术。
      可谁知,正在我到处凑钱付装修款时,母亲却来到我的单位,不由分说和我大吵大闹,竟说我拿了她的银行卡和身份证,偷了她的两万元钱,而且恶语相向。我当时都懵了,怎么会这样?我泪如雨下,只是重复地说着:“妈,我没拿!我没拿您一分钱。”“你没拿?就你那点工资,你哪来的钱买房子?还装修!”我委屈的辩解:“我买房子是贷款,装修的钱也是借亲戚朋友的,都是有名有姓的。”“骗谁呢!你这个没良心的女子,你不会有好报的……”后来,我只觉得天旋地转,听不清母亲都说了些什么,只隐隐约约听到她说她会诅咒我……后来发生的一幕幕可谓惊天动地,我去看望母亲,她总是给我要两万块钱,那时候我债务缠身,哪里还有钱哪!母亲却丝毫不听我解释,决然的将我推出家门,将我买的保健品扔出家门,丢在楼道里,还扬言要和我脱离母子关系,不许我再进她的家门。惹得四邻探头观看,拍不开门,我流着泪离开,来到正在装修的新房里,关上门放声大哭。
      我有腰椎间盘突出症,可是为了省钱,我自己用铲子清理地板上的涂料,边铲边流泪,心里想,这是我的亲妈吗?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没有什么会让亲人的诅咒让人更心痛的,可是这样的苦,这样的痛,我却无以言喻,只有留在心底,一个人慢慢的,痛苦的消化,那段时间,我甚至怀疑人间还有没有真情在。
      大约从那时起,母亲变得健谈,诉说欲望极强。来往于邻里,亲戚,朋友之间。逢人便说我偷拿了她的养老钱,而且声泪俱下。自然有人信,也有人不信,不了解我的人当然会信,试问有哪个母亲会诬陷自己的女儿,老人大约也是极度伤心吧!以至于我以后进家属院,别人看我的眼神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甚至指指点点,交头接耳。有的叔叔阿姨甚至当面怒斥我不该做出那样大逆不道的事情,也有的语重心长的劝导我不该不懂事,弄得我欲哭无泪而又语塞……好朋友直接问我有没有这回事,我顿时泪如雨下,反问:“你信吗?”朋友善解人意的回答:“以我对你的了解,你绝对做不出那样的事,我相信你!”我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朋友关切的问我:“可是现在谣言四起,你为什么不澄清一下?”我缓缓的回答她:“怎么澄清?我给别人一一解释说我没做,是我妈说谎吗?母亲那么大年纪了,你觉得那样合适吗?”朋友无奈的点点头,轻轻地握住了我的双手。“也是呀!那只有你自己承受这份委屈了。”“也只有这样了!谢谢你,最起码还有人相信我呀!”我含着泪笑着说,心底涌上一阵酸楚。
      七年间,母亲时不时就会找我闹,有个说法叫谎言说多了就成了真理。在母亲反复的倾诉下,兄嫂也信以为真,对我产生了误会,虽然没有提及,可是态度上明显见外。就这样,我和母亲之间的误会,结下了难解的心结。以后的日子,我虽然也会时常去看望母亲,可是心里总是不舒服,时不时的做着丝毫不起作用的解释,母亲也从来没有给过我好脸色。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了七年,直到去年,母亲病倒了,作为唯一的女儿,床前伺奉,医院陪伴自然不在话下。已经不会开口说话的母亲依然用厌恶的目光看我,为她喂饭,喂水,洗头洗脚时,她甚至会紧闭眼睛不愿看我。没有人会明白那时我心里会有多痛,大嫂看不下去了,埋怨她不该那样对我时,我再也忍不住了,一个人跑到院子里,掩面哭泣,任凭泪水肆意流淌。那样的日子持续了七个月,我觉得每天都在煎熬,看着颤巍巍苍老的母亲,我再也没有勇气向她解释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毕竟母亲给了我生命,养育了我,父母之恩大于天,我每天默默的侍奉着病中的母亲,直到最后一刻。
      母亲去世后的第三天,大哥让我和他一起去整理母亲的衣物,准备带到坟上去焚烧,我们怀着依恋和沉痛的心情仔细的收拾、折叠着还散发着母亲气味的衣物,在柜子最底的一件旧棉袄的口袋里“啪!”的掉出一个东西,我捡起来一看,双眼顿时模糊了,竟是母亲的身份证和一张银行卡,装在一个卡袋里,我双腿颤抖,身子一软,跌坐在地板上,泪如雨下,双手颤抖的交给大哥,“这不是,这不是母亲说我偷拿她的东西嘛!怎么会……”我泣不成声的对大哥说着,大哥放下那个看似轻巧却又非常沉重的东西,扶着我的肩,拉着我的手也流着泪对我说:“小妹,这些年你受委屈了,糊涂的老母亲呀!你想哭就哭出来吧!”七年之久,事情终于水落石出,原来是母亲将它藏起来又忘记了……可怜的母亲,被病魔摧残了心智,才导致了我们母女之间的心结呀!堵在我心口的石头终于落地了,可是母亲却已经走了。我到母亲灵前燃香烧纸,抬头看到照片里那从未有过的慈祥的目光,突然间几乎不敢相信曾经发生的一切,或许只是一场噩梦,或许她已经忘了这一切吧!但愿母亲记住的只有美好的日子,祈愿她在天堂永远开心。
      自从母亲去世后,我心里总是不能平复。小表姐(母亲的侄女)今年已经快60岁了,刚学会玩微信,就找我聊天,说她常常在全民K歌里唱歌唱戏,和我聊起母亲时不免伤怀,她劝我说:“妹呀!你妈已经走了,你也尽了孝,我们都看在眼里,亲戚们都夸你呢!都一年了,你咋还是走不出来呢?人老了总是要叶落归根的,想开些,有空了跟姐学唱歌呗!唱一唱心情就会好很多,你试试吧!”
      于是,我用手机下载了全民K歌,唱起了自己想唱的歌《父亲》、《母亲》、《一壶老酒》、《妈妈我想你》、《孝敬爹和妈》、《老爸老妈》……每一首歌都会勾起我的一段回忆,每一段歌词都会让我泪流满面,这份酣畅淋漓的歌唱也吸引着我时常去听去唱,渐渐地,我的情绪得到了缓解,心情慢慢好起来,或许是压抑在心中七年之久的郁闷得到了宣泄的缘故吧!
      忆起七年间,无数次被人议论、指指点点,无论是听到别人指责我还是埋怨母亲糊涂时,心里总是刺痛难忍。曾经多少个夜晚难以入眠,在被误解的深深的痛楚里煎熬,心气高傲的我犹如被当众鞭挞了一般痛苦……母亲去世这两年,我很少提笔。往事如风,愿它带走人间所有的不快,往事如梦,愿它替我给天堂的母亲捎去深深的哀思!
      看窗外雪花曼舞,恍惚间,仿佛又回到年少时,放学回家远远的望见老屋房顶上那捋不直的炊烟袅袅升起,炊烟下分明写满了母亲的爱。时光荏苒,人到中年,渐渐地看清了时间,读懂了生命。理解了生活中不如意十之八九的真谛,有起风的清晨,也有绚烂的黄昏,只要学会放下,就会收获一份从容。
      从提笔到现在,因为各种心情的影响,写写停停竟有两个月之久,心中的郁闷、伤感和纠结,都在此刻间如片片雪花般消逝,多年的心结也在笔尖渐渐消融,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可是又隐隐觉得有种酸楚泛上心头……每逢佳节倍思亲,母亲,您是否明白女儿这份深深的思念!


编辑:     责任编辑:     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