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文苑

 » 内容
仪祉精神,泾惠人的传家宝
来源:人事教育处     发布时间:2019-04-02     作者:陈景云   点击量:次     分享到:

      前不久,管理局邀请蒲城剧团演出了大型秦腔现代局《李仪祉》,由著名秦腔演员王新仓领衔主演,再现了一位水利大师的丰功伟绩、爱国情怀和崇高风范,激起了观众的强烈共鸣。局长李满良在致辞中指出,要大力弘扬仪祉精神,传承优良治水传统,激发泾惠职工热情与干劲,推进泾惠水利事业发展,奋力谱写新时代灌区改革发展新篇章。由于自己原来一段时间搞水文化工作,有同志问我什么是仪祉精神?自己一时却答不上来,很是窘迫。最近阅读了有关李仪祉的书籍、文章,从其后人及相关专家那里了解了不少情况。顿时豁然开朗,这些感人的事迹中蕴含的爱国爱家、精研治事、振兴水利、造福人民不就是仪祉精神吗?

      李仪祉先生是陕西省蒲城县人,著名水利学家和教育家,中国水利学会的创始人,曾历任陕西水利局局长、建设厅厅长、黄河水利委员会委员长等职。他结合中外治水实践,提出了“兴建水库,蓄洪减沙;综合开发,利用黄河”等一系列治黄、治淮方略。他规划关中“八惠”,建成了泾惠渠、渭惠渠、洛惠渠、梅惠渠四大灌区,灌溉面积达300万亩,使关中摆脱了旱魔的肆虐。他先后创办了三秦公学、河海工程专门学校(现河海大学)、陕西水利专修班(现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水利系)等水利院校,在清华大学等知名高校执教,为我国培养了一大批水利专门人才,把毕生的精力无私奉献给了水利事业,被誉为中国近代水利泰斗,与于右任、张季鸾被称为“陕西三杰”。李仪祉先生高洁的品德,科学务实的精神,先进的治水理念,丰富的治水实践,成为水利人奋发进取,不断超越的力量源泉。

      胸怀社稷,热爱祖国。李仪祉先生是一名忠贞不渝的爱国者,他的一生见证了一名知识分子胸怀社稷、奋发图强,报效祖国、矢志不渝的志向和人生追求。李仪祉出生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旧中国,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帝国主义列强入侵,中国人民饱经忧患,在他的心灵上产生巨大的影响。随着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风起云涌,受父辈民主革命思想的熏陶,从小就立下了热爱祖国,科技救国的志向。8岁那年,李仪祉师从伯父,开始就读,14岁时接触《九数通考》《西学大成》等西方科技图书,常常读至深夜。17岁那年,他考中同州府第一名秀才,留下了“年少识算,气度大雅”的美名。次年被推荐入陕西泾阳崇实书院读书,学习《天演论》等著作,写下了《权论》、《神道设教辟》等反封建作品。

      李仪祉青年时期积极参与反清反帝运动。1900年到三原宏道学堂求学,与于右任结为学友,志同道合,开始走上民主革命道路。1903年与其兄李约祉帮助于右任逃脱陕西巡抚允升的搜捕。1906年李仪祉和其兄李约祉同在北京京师大学堂读书,由井勿幕介绍同入同盟会。父亲和伯父又是同盟会陕西分会重要成员,为辛亥革命做出过贡献。因此当时有“一家人四口,革命人两双”的赞誉。 1908年他上书控告蒲城县知县李体仁残酷镇压学生的罪行,迫使清政府将李体仁革职。1911年武昌起义后,身在德国学习的李仪祉“既念祖国之危,复思家门之难”,心急如焚,毅然辍学,辞去柏林东方学院讲授中文的邀请,只身回国,投笔从戎,参加辛亥革命。

      抗战爆发后,李仪祉坚决站在国家和人民的一边,采取各种方式支持抗战。他痛斥国民党腐败官员、支持西安事变、呼吁关中禁种鸦片,在国内外媒体发表文章,痛斥帝国主义罪恶行径,鼓舞国民士气。日寇飞机轰炸西安后,李仪祉先生亲自主持救灾工作,担任劝募队队长,带头捐出自己节衣缩食省下的500元钱。同时十分注意节约建设资金,支援抗战工作。李仪祉先生忧国忧民,倡导救亡,不遗余力,直到生命最后一息。他的学生胡步川在回忆文章中写道,“抗战期间,先生长到西安广播电台,大声疾呼,陈述抗战的重要意义,警惕民众……”。

      李仪祉性格倔强,求真务实,淡薄名利。当年京师大学堂毕业,获举人衔,按当时惯例可以在内阁中书任职,但当官非他愿,于是启程会西安。在国弱民穷的情况下,作为公派留学生,李仪祉十分珍惜留学机会,专心致志学习,他没有休过假期。当年他的学业在班里名列前茅,但因为学位考试要数额较大的一笔钱,为此他坚决放弃毕业考试。他说,我求的是学问,不是学位,我的钱是老百姓给的,能省一文是一文。老师和同学为他的爱国精神所感动,学习结束时,丹泽工业大学第一次授予李仪祉荣誉称号——特许工程师,表达了对这位中国留学生的褒奖和敬仰。

      情系民生,献身水利 。在李仪祉的一生中,挥之不去的是拳拳的忧国忧民之情,社稷的命运、天下苍生的艰苦困顿时时牵挂着着他。

      渭北旱塬的生活烙印启蒙了李仪祉的水利思想。当地降水稀少,十年九旱,李仪祉出生的马湖乡,北面有一座山,位于蒲城最为缺水的地方。当地流传有“龙山马湖,渴死寡妇”的民谣,穷人乞讨,“宁给一个馍,不给一碗水”。吃水难的情景,给少年的李仪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把兴修水利作为自己的终生夙愿,希望有一天制服洛河,造福桑梓,把自己称为“洛河小儿”。他通读古书后,决心效法秦汉时的水利专家郑国和白公,从小立下了郑白宏愿。

      李仪祉第一次留学德国专业的主要方向是铁路,并不是水利专业。1912年一次回家乡,正值陕西大旱,关中赤地千里,饿殍载道,李仪祉思绪万千,感触很深,悔恨当初没有学习水利。1913年李仪祉陪同时任陕西水利局局长的郭希仁考察欧洲水利,在考察欧洲的先进的水利后,郭希仁对李仪祉说“我国江河失治,旱涝频见,陕西尤苦旱荒,君宜致力于此”,劝李仪祉改学水利,这个建议与李仪祉不谋而合。考察结束后,李仪祉没有回国,随即留在了德国,进入丹泽工业大学攻习水利专业,开始了他的水利人生之路,直到1938年逝世,终生不悔。

      在德国留学考察水利工程时,看到西方国家现代化的水利工程,想起家乡井枯窖干的情景和父老乡亲求神盼雨的愁容,他感到身上肩负的重任。他暗自思忖,我们中国也有长江、黄河,家乡有渭河、洛河,为什么不能把这丰富的水资源加以利用,为民造福呢?立志将来让中国“铁路四通八达,水利工程遍布全国”。

      1933年,李仪祉奉命筹设黄河水利委员会,并出任第一任委员长。8月,黄河决口泛滥,淹没了50余县,亲赴灾区的李仪祉看到被洪水淹没的屋舍、农田和衣不遮体、呻吟道旁的灾民,苦不堪言。国民政府在南京成立了黄河水灾救济会,他积极组织防洪抢险,救济灾民。1934年,他长途跋涉,到黄河上游考察。同年,黄河在贯台决口,他组织抢险。1935年,黄河又在董庄决口,他奉命加修金堤。这两年他还巡查黄河、沁河、不牢河、微山湖、运河,验收贯台堵口工程,督筑金堤,疲惫不堪。

      1928-1930年,陕西连续三年大旱,全省940万人口,250万人被饿死,40万灾民外逃,关中大地一片凄惨的景象。1930年他辞去导淮委员会委员长职务,从南京到陕西,出任陕西建设厅厅长,开始筹备关中灌溉工程。在杨虎城将军的支持下,1930年-1937年间,完成了泾惠渠、洛惠渠、渭惠渠、梅惠渠、黑惠渠、沣惠渠、涝惠渠、泔惠渠的勘测、规划、设计和修建工作,这就是著名的“关中八惠”,截至1950年“关中八惠”还承担着170万亩农田的灌溉任务。

      李仪祉为水利事业倾注了终生的心血。他对人说:我有三个女儿,他们的名字叫泾惠、渭惠、洛惠。我亲自去工地,就是要看望我的三个女儿,他们都是陕西人民的掌上明珠呀。1937年冬,渭惠渠工程告竣,他抱病顶风冒雪去眉县魏家堡渠首亲自主持放水典礼。1938年渭惠渠放水不久,渠首南土坝被洪水冲坏,形势非常严峻,此时他已经生命垂危,不能说话,用抖动的手,在身旁学生的手上写下“大坝”二字,示意要注意南土坝的抢修工作。

      1938年秋,李仪祉先生为修水利,东西奔走,身体每况愈下,已成大疾。他在江苏了解滩水入海工程时,突然又发大病,病重期间,他仍牵挂着陕西的水利情况,每天必听汇报,不断拟定各种建议和方案。李仪祉终因积劳成疾,身体每况愈下,1938年3月8日,病逝于西安市,终年57岁。

      崇尚科学,勤学治事。李仪祉成长在半殖民半封建社会,科技教育落后,国家积贫积弱,饱受列强欺凌。1894年中日海战后,国内有识之士开始反思,大声呼吁学习西方的先进的科学技术,实现科学救过的目的。这时的李仪祉正值青春年华,一腔报国热情。1909年李仪祉从京师大学堂毕业的当年7月,受西潼铁路筹备处派遣,赴德国柏林工业大学攻读铁路和水利,1913年,再次进入德国丹泽工程大学攻读水利专业,获得了“特聘工程师”称号,深入系统的学习,为他实现水利报国的抱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河海大学执教期间,他亲自编写中国水利教课书,传播西方水利科学技术;李仪祉在河海工专执教7年,培养了200多名我国现代水利事业骨干科技专家,其中包括宋希尚、沙玉清、汪胡桢等。1933年,李仪祉筹办陕西水利专科学班。西北农林专科学校成立后,又将水利专科班迁入该校,改名为“国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水利组”。水利组成立初期,师资极为缺乏,许多事情都要李仪祉亲自推动。尽管他当时兼职很多,体弱多病,他还是亲任水利组长,拟定教学计划并主讲“农田水利学”和“制图学”等课程,他夜以继日,编写了《水工学》(即水工建筑学)、《水力学》、《水工试验》、《潮汐论》、《中国水利史》、《实用微积分》等教科书。把各地水利工程做成模型,进行直观教学。亲自带领学生在海河流域考察,联系实际,示范引导。

      在治黄导淮建设中,他悉心研究,重视运用现代方法加强测量、水文、地质等基础研究,探索“全面发展,综合利用”的治水方略。在兴建“关中八惠”中,他大胆采用先进的科学技术,从规划设计、地质勘测、施工管理、灌溉管理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建成了一批具有现代科技水平的灌溉工程。特别是泾惠渠全部采用现代科学技术修建,开辟了我国现代水利的先河。

      李仪祉先生的一生,就是学习科技、传播科技、钻研科技、实践科技的一生,在他言行中始终贯穿着科技兴水的理念。他一生科技著述丰厚,桃李满天下,用实际行动谱写了“培桃育李、治河惠民”的光辉篇章。全国政协副主席钱正英曾评价说:“像李先生这样对于我国水利问题探讨研究之深,涉及范围之广,在近代还是少见的。”

      身体力行,求实创新。李仪祉不仅是出色的水利教育家、科学家,更是一位造福四方的水利实干家。仪祉先生终生奉行“做大事不做大官,求实际不图虚名”。他一生担任过许多职务,有大学教授、教务长、校长,有全国性、流域性治水机构的领导职务,有省级教育厅长、建设厅长、水利局长等,但无论担任什么职务,他都把职务作为为民造福的平台,想人民之所想,急百姓之所急,身体力行,鞠躬尽瘁,献身水利。

      1922年他回到陕西后,历经艰难,在杨虎城的鼎力相助下,建成了我国第一个大型灌溉工程—泾惠渠,为实现他建设“关中八惠”开了一个好头。泾惠渠建成后,他辞去建设厅厅长职务,任省水利局局长,专心致志实施他兴建“关中八惠”(泾、渭、洛、梅、黑、涝、沣、泔)的宏伟规划。此外,他还亲赴陕南陕北考察勘测,筹划了陕南的汉惠渠、褒惠渠和陕北的织女渠、定惠渠。至1938年先生逝世,泾渭洛梅四渠已初具规模,灌地180万亩,初步实现了“郑白宏愿”。

      在德国留学期间,李仪祉在假期里,约同学到柏林附近的巨人山水电站参观。他们每天徒步六七十里山路,遍走库区,翔实地考察了水库的建筑和水电站的各项设施。 为了治理淮河、黄河,他风尘仆仆,奔波于祖国各地,勤勤恳恳地查勘、访问,足迹遍布全国17个省,撰写了大量的调查报告、学术专著。

      李仪祉毕生致力于水利事业。他把我国治理黄河的理论和方略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创办了我国第一所水利工程高等学府南京河海工程专门学校和多所院校,为我国培养了大批水利建设人才,并亲自主 持建设陕西泾、渭、洛、梅四大惠渠,树立起我国现代灌溉工程样板,对我国水利事业作出重大贡献,陕西人民受益尤大。

      李仪祉德高望重,功垂千秋,深受人民敬仰。1938年逝世后,在西安参加追悼会的达万人之多,当灵柩运到泾阳陵园时,当地群众有五千人挥泪送葬。国民政府发了特令褒扬,称他“德器深纯,精研水利,早岁倡办河海工程学校,成材甚众。近来开渠、浚河、导运等工事,尤瘁心力,绩效懋著。”《大公报》称:“李先生不但是水利专家,而且是人格高洁的模范学者,一生勤学治事,燃烧着爱国爱民的热情,有公无私,有人无我。”于右任为陵园作挽联称:“殊功早入河渠志,遗宅仍规水竹居”,表达了社会对这位水利大师的缅怀之情。每到清明时节,士农工商学等社会各界聚集到仪祉墓园,缅怀先生丰功伟绩,感念他的恩泽。

      仪祉精神浸润着深沉的爱国主义思想和优秀传统文化基因,体现了水利人对历史的担当,对人民的热爱,诠释了引泾人对水利事业无限热爱,激励和鼓舞着一代代泾惠人奋勇前行。一直以来,泾惠人作为仪祉精神的衣钵传人,秉承先生的治水精神,继承他调查研究、实事求是、尊重科学的工作作风和孜孜不倦、锲而不舍的严谨学风,发扬他鞠躬尽瘁,献身水利的实干精神,扎实工作,埋头苦干,奋发有为,用自己辛勤的汗水、勤劳的双手、执着的追求,谱写新时代引泾事业的新篇章。

编辑:     责任编辑:     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