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文苑

 » 内容
灵魂可安放
来源:郑国监理公司     发布时间:2019-04-30     作者:王敏   点击量:次     分享到:

      两天时间读完蔡崇达的《皮囊》,给人一惊一叹的感觉,作者用细腻、安静的笔触,将“这些刻在骨头里的故事,那些我们始终要回答的问题”通过朴实的语言挖掘出来,依照原样展现出来,让读者的叹息从灵魂深处涌现出来。

      人心就像一盏明灯,把皮囊从内部照亮。这本书分为《皮囊》、《母亲的房子》、《残疾》、《重症病房里的圣诞节》、《天才文展》、《厚朴》、《回家》等14篇作品,皮囊就是作者笔下的外曾祖母——阿太,她活到九十九岁,身体康健,做事干练,认为肉体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伺候的。就连阿太切菜都要像切排骨那样用力,甚至切断一根手指,全家人慌乱,她却毫不在乎的样子。听见有人杀鸡没割中动脉,洒着血到处乱跳,她小跑出来,抓住鸡,狠狠地摔死在地上说:“别让这肉体再折腾它的魂灵。”看到这样的阿太,让人由衷的惊叹她的练达、洒脱!然而在那副看似硬朗的皮囊之下,她白发人送黑发人送走逝去的女儿;她也曾在摔伤腿之后,靠一把椅子挪到门口,只为等待家中娃娃放学的身影。阿太有她独特的生活理念,也有她坚强的皮囊下所掩盖的忧伤灵魂。

      “世间的人都拥有一具鲜活的皮囊,不管这皮囊是什么质地,它都包裹着一颗心。”《母亲的房子》中写到母亲在父亲瘫痪时,哪怕自己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累,都甘愿用自己瘦小的身体顽强的支撑这个家;当母亲在加油站整理大油桶时被轧破手指时,她失声哭泣流下心酸的眼泪,但母亲回家时却檫干眼泪依然微笑面对生病的父亲,还像哄小孩一样让父亲开心,她是家庭的精神支柱。就连瘦小的母亲坚持建房,都是出于对父亲的理解和爱,这种感情倔强而固执,甚至不顾家庭生活的拮据和家里人的反对,这就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最原始的最简单的爱,就是成就他,想尽一切办法让他开心和骄傲。不管自己再难也要让父亲抬头笑,这是人间最质朴实在的爱——爱的灵魂。

      皮囊,无论再结实,再怎么伪装,终究有朽败的时候。一旦被揭开,里面的人心可能脆弱无助到你不能想象。蔡崇达在《残疾》中回忆他的父亲,自中风瘫痪后,会像小孩一样耍赖,发脾气,会突然号陶大哭,需要家人哄。也会因为绝望而整天跟家人念叨,要“抓紧死”。但在母亲的悉心照料下,他坚持练习走路。就在作者拉着去世父亲的手,压抑不住的愤怒,大骂着:“你怎么这么没用,一跤就没了,你怎么一点都不讲信用!”读到这句话时就像铁钉扎进读者那柔软的心里去,这是作为儿子强烈的爱——孝的灵魂。

      在书中,作者也描写了很多遇到的朋友和邻人。比如重症病房里的幽默的病号漳州阿伯和小心翼翼陪伴的家属,敢爱敢恨却为世俗不容的小镇姑娘张美丽,以及离开家乡闯荡,最终一事无成的少年厚朴和天才文展。这些人都不是成功人士,都尝尽了生活的失意与痛苦,他们也有过意气风发,有过拼搏与执着,但事实还是把他们裹进忧伤的洪流,作者想在能力范围内帮助朋友——善的灵魂。

      人生就是一具皮囊携带着一颗心的旅行。心醒着的时候,就把皮囊从内部照亮。在生活的世界中我们彼此相交,通过“心”来看见彼此,照亮人生,认识世界,在交往中相互参与生命的历程,构成了我们的经历和阅历。看这本书就是在读作者生命中最珍贵最真实最痛苦的经历,书中人物的灵魂在绽放。

      做自己想做的,成为自己想成为的,这是人生最快乐的事。我们都有自己的世界,现实中又有几个人还在坚持做自己想做的?生活中,不能整天拖着一副皮囊像行尸走肉一样,得过且过,要心中有目标;要安放积极向上的灵魂,无愧于心,把生活过在自己心上,而非别人的嘴上就好。不辜负上天赐予这一副皮囊,让你的灵魂更丰富和深刻,而不是为了肉体的享受让灵魂遭受折磨。大千世界,我们谁不是普通、平凡的人?关键是普通的坦然,平凡的豁达,没有精心算计的疲惫,没有处事的虚伪,活得坦荡,灵魂可安放,精神可寄托!

编辑:     责任编辑:     审核: